首页 > 专题报道 > 一个城市的中心议题

一个城市的中心议题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31日 已有0条评论 点击数:6250

建筑是一个城市发展的中心议题之一。西安行政中心与自然博物馆,一北一南矗立在长安龙脉两端,记录着建筑师赵元超十年来默默耕耘的建筑实践,以及他对建筑与人、建筑与环境、建筑与城市辩证关系的思考。

受访:赵元超,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现任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中国建筑学术建筑师分会副理事长、陕西省建筑师分会理事长等职,代表作品包括西安行政中心、杨凌国际会展中心、陕西省图书馆、陕西省自然博物馆、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新区、浐灞商务行政中心等。
采访:吴英华,《易胜博ysb248中国》期刊记者
摄影:黄臻,《易胜博ysb248中国》期刊记者

 

规划议题

西安市行政中心内部大厅西安有一条贯穿南北的城市中轴线,这条18公里的笔直大道南起陕西电视塔,北至张家堡广场,穿越雁塔、碑林、莲湖、未央四个区,包括未央路、南北大街和长安路,历来被称为“长安龙脉”。它形成于明朝正德年间,是西安最长的一条轴线。沿线不仅有钟鼓楼南北城楼等明清建筑,还包括不少解放后的近现代建筑,串接了西安不同时期的城市历史。这条轴线对于建筑师赵元超个人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轴线北端的张家堡广场以东矗立着他新近设计的西安行政中心,而轴线南端的电视塔一侧,静卧着他十年前设计的另一个建筑作品——陕西省自然博物馆。

回顾十年来建筑创作的心路历程变化,赵元超说,“当时,我在自然博物馆追求的是一个无形的建筑。”他认为,电视塔是当时西安的城市地标之一,反映了上世纪80到90年代的一种创作趋向。“尽管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电视塔并不时尚,但它是我们时代的一个记录”,而自然博物馆作为后来者必须“尊重现有的城市记忆,保护原有地形和生态”。因此,他选择了以电视塔为中心,自然馆和科学馆分立两旁的低调方式来诠释这组建筑,让自然博物馆湮没在绿地之中,形成一个开放式的城市公共空间。

十年后,赵元超站在轴线另一端的张家堡地块上,试图构筑一组反映西安城市特质,与西安城市同构的群体建筑。从选址规划到建筑方案,西安行政中心的设计历经了无数次修改。最终,赵元超依然为这组建筑选择了突出轴线、分列东西的布局形态,他将西安市政府、市委、人大和政协的办公楼谦卑地置于两侧,建筑群的中心虚化在大片绿地之中。赵元超说,他这样设计有两方面的考虑:首先,这条南北中轴线仍将随着西安城市的扩大继续向前发展,建筑师不应将它截断。此外,把中轴线最重要的部分让给政务大厅、城市规划展览馆等和老百姓关系密切的一些功能场所,而把政府建筑分列两边,从精神上来说更加现代化,更加亲近民众。

西安市行政中心总体鸟瞰图
西安市行政中心总体鸟瞰图

建筑议题

西安行政中心该如何表述这座古城的特色?赵元超的答案很明确:“用现代的材料和技术,表现传统的、中国的精神”。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古城的各色建筑是他从小到大生活的一部分。他曾就读的西安市庙后街小学,是一座保存完好的民国时期建筑。在他印象里,“学校就是一个院落接一个院落,一重一重的教室。从小学到高中,都是过去那种庭院式的一层平房。”庭院的空间感,以及里面的生活,深深地留在了他的脑海中。“我在想,这种庭院式的建筑,是不是我们骨子里面的一个东西。”由此,赵元超认为,西安行政中心的建筑群应该以中底层为主,是一种院落式的结构。在最终的设计方案中,西安行政中心的建筑结构简单明了,市政府、市委、人大、政协等单位的办公楼沿轴线对称,组成各自独立但又互相连通的“中”字型单元式院落。

四周围合、轴线对称是中国传统建筑的一种典型做法,从一座小小的房屋到宏大的长安城莫不如此,表达了古代中国人对礼仪秩序的讲究。赵元超在积极使用传统建筑元素的同时,又在整体上有意解构这种对称,从而让这组政府建筑更加亲民。为了打破院落带来的封闭感,设计团队尤其注重室内外空间的穿插变化。尽管每个办公室的空间十分类似,但人们经过的路径,或他所在的院落,都会给人带来不一样的视觉感受。不仅建筑中的每一栋楼之间都有通道可供办公人员风雨无阻地互相往来,设计团队更通过设置大大小小的院落、中庭、下沉式广场、以及围合的屋顶花园等设计手法,确保人们拥有良好的办公视野。西安行政中心从东到西长达两公里的各个建筑单体虚实相间、互相渗透,在建筑与人、建筑和建筑、建筑和环境之间,达成了一种和谐的相处关系。

市政府庭院鸟瞰效果图
市政府庭院鸟瞰效果图

“除了地域性,和城市的语言相通,建筑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它的时代性。”在尊重前人的基础上,赵元超进行了大胆的建筑创作。西安行政中心没有使用传统的建筑材料,用材和陈设均采用现代手法。然而方正典雅的建筑外观、黑色的金属坡屋顶、灰色的混凝土外墙、西侧点窗的大量运用,无不让人将它与这个城市的古老气韵紧密联系起来。因应政府办公的需要,室内空间的设计更为现代简约,但仍点缀了一些传统的设计手法,包括窗棂的不断重复。赵元超说,黑灰的建筑色调取自历经岁月淬炼之后的西安城墙,这种洗尽铅华的简练手法更能突出西安端庄大气的城市特质。如今,西安行政中心获得了建筑同行、业主西安市政府和西安市民的一致认同,已经毫无疑义地成为该区域的标志性建筑。对此赵元超觉得非常欣慰:“一个建筑师最大的梦想和最高的奖励,就是他的作品能够得到一个城市各方面的认可。”

城市议题

赵元超认为,西安行政中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建筑形式和西安城市的语言是一致的。“我们的建筑和这个城市血脉相连,这是我一直强调的。西安的历史文化积淀非常丰富,近年来政府在城市特色方面的探索也比较成功。建筑师要做的一方面是要保护文物和历史,另一方面要为城市增加一些历史厚度和文化浓度。一个城市要追求现代化,难免出现高楼大厦,但是如果我们都放弃追求,那么这个城市也就没有特色了。”他引用著名建筑师伊利尔•沙里宁的名言说,“让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能说出这个城市在文化上追求的是什么。”只有保存不同时期的建筑,城市才会丰富,才会有更多的故事。千城一面的现代化,将是非常单调和乏味的。

陕西省自然博物馆
陕西省自然博物馆

“在这里,我就想寻找一条回家之路。”但赵元超强调,这条路不是全盘复制传统建筑,而是汲取其中的建筑精神。他举例说,唐代建筑比较简约,色彩仅仅是黑白灰,但表现了一种积极向上、海纳百川的精神。因此他反对狭隘地抱住传统不放,而是主张兼收并蓄。“只要合适,不管是什么风格,我都敢用。中国的轴线、庭院我们觉得可以用,西方的处理手法同样可以用。在我们这个时代,建筑不应该非白即黑、非中即西,而是一个全面融合的时代。”他认为,建筑不应刻意寻求标签。在他看来,包括西安行政中心在内的许多泛唐风建筑,仅仅是建筑师在特定地域和特定条件下的创作,并不赞同盲目地复制。

和每位建筑师一样,赵元超也非常渴望创新。然而有感于国内城市建设非常混乱的现状,赵元超一直不遗余力地提倡“背景环境下的建筑创作”。经过三十年的建筑实践,他主张城市大于建筑,建筑应该尊重其所在的城市和环境。“一个建筑能和谐地融入城市,是建筑师的职业道德。为什么现在城市这么混乱,实际是建筑师忽略了这种道德。”建筑不应该破坏城市的环境和生态,组成一个和谐城市比创造一个一时好看的建筑更为重要。同时他也呼吁社会共同推动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让建筑回归本土、回归本原、回归科学,给建筑师更多的创作空间。他幽默地说:“建筑师是在有限条件下创作,就像带着铁链在跳舞,但去追求的话也能跳得更好。”(本文摘自《易胜博ysb248中国》2010 冬季刊)


发表评论
0
姓名:
专题报道            more...
  • 商业中心的新生

    全球各大顶级品牌均希望在哥伦比亚市场抢占一席之地,安迪诺购物中心改...

    查看更多

  • 智慧型机场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T2航站楼是一座“智能+节能”的智慧型交通建筑。该项...

    查看更多

  •